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鄱湖文藝 >> 正文

[其他文體]馮奕江與他的《江流奕滴》

我要評論  2019/6/17 10:39:28   瀏覽次數:
  ——馮奕江先生綜合文集《江流奕滴》讀評
  馮奕江先生既是我的同鄉,也是我父親以及我的兩個哥哥略達、略連當年在南峰供銷社的老同事,且已快近杖朝之年了。盡管,之前我與他在生活中的接觸并不是很多,對他的了解也并不是很全面,但我知道,幾十年來,他在鄉親中的口碑是很不錯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一件事。
  年前,馮先生曾經找到我說,他在退休后的這些年里,隨意涂抹了一點東西,內心很想將它結集成書并盡快出版出來,希望我這個媒體人能夠幫到他一把。我說,這是好事呀,老哥。如果你要我幫別的什么忙,我可能還真幫不上了,但要是結個集呀,出個專輯什么的,只要你信得過我,你來找我就是。
  于是,清明剛過,馮先生便帶上他厚厚的《江流奕滴》文稿,來《鄱陽湖文學》編輯部找到了我,商量結集的事宜。當我接過沉甸甸的手稿,一頁一頁翻看起來,內心里便慢慢變得沉重起來。從眼前的這些文字里,我仿佛看到了馮先生一路走來的艱難背影……
  今天,我跟大家一起坐在這“天福樓”里參加《江流奕滴》的作品座談會,作為她的責任編輯,我內心是忐忑不安的。說實話,由于這期刊物是馮先生的個人專輯,三審三校都是作者自己在獨立完成的,我只是在文本的精神向度與文字的導向上有所側重而已,并沒有完全深入地走進文字中去,做過多的責任工作,因而,借此機會向馮先生以及在座的諸位和廣大讀者,致以誠摯的歉意。
  近段時間以來,我是抱著一種別樣的心情來認真細致地通讀完了《江流奕滴》這部文集的。因為,我似乎從馮先生一路艱難的歷程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譬如,在工作之余兼做第二職業,第三職業,開店做生意等等,不一而足。
  文集最初的書名是叫做《一滴水的記錄》。個人覺得這個書名太直白了,文字本身似乎缺少了一些張力,于是,便建議作者給重新取一個書名。
  后來,我在粗略地瀏覽了文集的內容之后,見他書寫的無非是生命河流中的點滴生活回眸,又因為他名字中間的“奕”字,既是他馮氏譜牒中世系所用的“派別”用字,再究其字理字義,分明指的是積累、光明、姣美之意,這便恰恰與作者內心所想要表達的主題是一致的,因此,我便大膽地建議作者能夠將自己的名字與文集,來做一次有機的融合與融匯,合二為一,這才給文集取了個嵌名式的文集名:《江流奕滴》,讓文友們一眼便能從書名中讀出其中的蘊涵。
  之前,我只知道馮奕江是我們南峰、薌溪、萬戶這東三鄉范圍內,當年屈指可數的幾個名人之一。因為,盡管他的職務不高,官帽子不大,但是他身處的位子的確很重要。他在文中告訴我們,從1968年開始,他就進入了都昌縣供銷系統工作,直到退休,總共工作了近三十年,這就有味道了。大家應該知道,在上個世紀的七、八十年代,那可是國民經濟的計劃生產及計劃供應時期,可以說得上是一個買什么都得要憑票供應的年代,供銷系統可是生產、生活資料分配供應的第一線,像他擁有這樣的位子和這種身份的人,能量應該是不小的。因此,他在老家能留下那么好的口碑,這就不用我去暗自揣度了,也應該是一件很自然不過的事情。
  這次,我通過閱讀他的《江流奕滴》這部文集,便徹底顛覆了之前我在內心深處對他建構起來的形象,原來,對于他的認知,有些事情就遠非是我憑著想象來的那樣簡單。今天,站在我面前的馮奕江,他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馮奕江了,這讓我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
  馮先生這一路走來,雖然歷盡了苦難,尋尋覓覓,但也不能不說是上天的關照,自己努力的結果。因為,機會永遠只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江流奕滴》這部文集的出版,絕非是偶然的,因為在偶然中深蘊著必然的道理。文集出版之前,我去過馮先生的家里,看到了堆在桌子上的一摞摞顏色泛黃的,陳舊的筆記本130多本,各種油印的文件資料也將近100多本,那些資料,詳細記錄了他這一路上的軌跡。他在這部文集中所涉獵到的一些內容,幾乎都是在他整理那些舊資料的過程中,從內心所涌生出來的真切感知體悟,是他浩繁生命江河里的,由一點一滴的汗水與心血凝聚而成的故事,被他用心給記錄下來成篇成章的。《江流奕滴》可以說是他數十年來的生命結晶。
  馮先生在書中所涉及到的人和事,包括政界的、商界的,有大多是我從小便有著模糊認識的人和事,但由于我當時年齡小,記得就不是那么清楚了。但是,有關南峰老街上熟悉的那些人、那些事,就尤其能觸動我內心的靈魂了。因為他提到的南峰供銷社的那些人,既是他的同事和朋友,也是我父親和我兩個哥哥的同事和朋友,甚至可以這么說,他們中不僅有我尊敬的長輩,也有我熱愛的大哥哥大姐姐們,他們既是我家的街坊鄰居,也都是我至親、至親的親人,我出生在南峰老街上,我就是在他們大家的眼睛里被看著長大的。
  通過對《江流奕滴》的解讀,我覺得馮奕江先生一路過來,曾經有過幾次華麗的轉身。他的第一次轉身,是從民辦老師到人民子弟兵的轉換,但是,他也許是與部隊的緣分太淺,終因不可預知的疾病纏身的原因,在部隊提前病退回家了。他的第二次轉身,是他在薌溪農中校長、主任一肩挑的那兩年,他能夠與昔日父親的好友以及之前的老師、領導一起,齊心協力抓教育、促生產,并且做出了不菲的成績,受到上級的表揚,這是需要扎實的工作基礎和高超的領導藝術的。他的第三次轉身,是在薌溪農中停辦之后,由一名人民教師成為南峰供銷社職員的那一回。也正是從那時候起,他的人生、事業便開始逐步穩定并走向輝煌了。至于他后來游離在縣商業局、縣商經委、縣供銷社,當股長也好,任經理也罷,就都算不上是他事業上的身份轉換了,那些僅僅只是他在系統內部的職務變動而已。他的第四次轉身,就是今天的這一次了。這一次,是他一次性做了兩個身份的轉換,一個是從職業的經理人,向文學藝術類人才的轉變;另一個是從一個過去的新聞工作者,向一個文學作者的華麗轉變,尤其難得是,他的這兩個轉變,是在他的年紀將近八十高齡的時候,這的確是令人匪夷所思,不得不崇敬、佩服他的原因所在。
  過去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入行不怕晚,只要人用心。酸甜苦辣咸,功到自然成。”馮奕江先生今天的成功不就是它最好的注腳么?
  只要大家能夠用心去讀《江流奕滴》這本書,大家就不難發現,在馮先生輝煌的事業后面,自然就飽浸了他付出的許多心血與汗水。大家不妨可以從書中收入的那200多篇有關的新聞報道中,從他幾百本的筆記本、資料本中讀得出來。以前我還有些狹隘地認為馮先生只會做人做事,并不一定會舞文弄墨寫文章呢,這次《江流奕滴》的橫空出世,就徹底改變了我幾十年來對他的固化認識。
  由于馮先生是初次涉足在純文學的領域進行文學創作,他是在寫中學,學中寫,再加上《江流奕滴》這本書是馮先生的第一部個人文學專著,因而導致這部作品在她的“文學性與藝術性”上,離大家內心的期望還有些距離,有點不盡如人意,但是,他所書寫的時空跨度很長,前后足足蘊有四十多年的人文歷史軌跡在里面,這是值得我們從那個時代走出來的人們去回味、去咀嚼的。
  另外,馮先生的文學語言很有特點。他的文學語言帶有強烈的地域語言特色,就像文學大師沈從文的作品那樣,讓人讀起來別有一番味道在里面,耐人咀嚼、耐人尋味。原本一句很簡單的話,被他用家鄉的文學語言這一轉述,便讓人忍俊不禁,笑出聲來。譬如:“只要政府上級有什么救濟福利,總是優先安排”;“隊長同意給我們每個人都記了10分工酬”;“長眠在異國他鄉的犧牲的戰友”等等,馮先生老是擔心別人讀不懂他的文章,就故意把事情盡量說深說透說到底,可說話哪里會有底呢?所以,就導致他的語言讓人看上去有些累贅,但是讀起來并沒有讓人產生重復、受累的感覺,這是很不容易的。
  之前,人們常說,把話語寫到近俗,把文字寫到似平,讓意蘊悠悠的、淡淡地放,這是《人民日報·大地》副刊對投稿作者的基本要求,我想,這也是所有的文學期刊對廣大文學作者的要求,我熱切期望馮奕江先生在今后的文學創作中,能夠充分把握住作品的文學性,在文學藝術性的掌控上,在駕馭文學語言的能力方面,都能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和提高,從而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來,給社會留下一筆又一筆永不凋零的精神財富。
  《江流奕滴》所呈現給我們的,真的是他浩瀚生命江河里的閃光“一滴”,奕奕神采的“一滴”!(yumingran62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QQ登錄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2012年男子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