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鄱湖文藝 >> 正文

傳家訓揚新風之九十丨都昌鎮金街嶺黃姓:金黃色的記憶(三)

我要評論  2019/9/5 9:49:54   瀏覽次數:
?

蔡元培岳父黃熾昌的身世

??? 都昌縣城金街嶺大夫第后裔黃仲玉(又名黃世振),其夫君是大名鼎鼎的蔡元培先生。蔡元培曾任民國時期首任教育總長、北京大學校長,毛澤東稱贊他為“學界泰斗,人世楷模”。黃仲玉的父親黃熾昌有著怎樣的一番人生經歷呢?公開出版的書籍對此幾無涉獵,且讓我們從金街嶺黃姓人家的講述里探其究竟。

黃熾昌是黃姓“昌”字輩,輩字不緊隨姓之后而是置姓名三字之末,這在舊時也算雅趣。都昌黃姓是在2003年統修宗譜時才從第41世系起的輩派趨于統一,第40之前的世系略有不同。金嶺街黃氏第26世至第40世的世派是“嘉泰紹龍圖,嗣徽昌世紀,孝友贊熙朝”。大夫第始祖黃紹芳屬第28世,這一支嫡傳至黃熾昌的世系沿革是:黃紹芳(黃鶴齡)–黃龍星(黃星伯)–黃有華(黃圖實)–黃開瑞(嗣字輩)–黃徽勛–黃熾昌(黃爾軒)。這樣推演下來,黃熾昌是大夫第的五世孫,始祖黃鶴齡去世128年后,黃熾昌降生。

大夫第第八世孫黃孝崗(19312017)先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曾任江西省文化廳計財處處長,直至1993年退休。黃孝崗先生情系桑梓,對家鄉都昌的文化發展事業多有盡心扶助,廣獲良譽。作為一個文化人,黃孝崗生前對大夫第家族的歷史著力搜集,2017年他遽然離世,留下未竟的遺憾。黃孝崗先生對堂曾祖父黃熾昌生平作如下載錄:

黃熾昌,號爾軒(1841.5-1921.4)都昌縣金街嶺大夫第人。清咸豐年間中舉,按清制授修職郎,即選巡政廳,任浙江溫州府永嘉縣二溪巡檢。當時陳玉成率領的太平天國軍,在浙江風起云涌。黃熾昌很有才學和見識,順時參加了太平軍。初在軍中做雜役,他文采很好,能書善畫,不久便得以重用,并委以參軍之職,隨軍去天京(今南京)。太平軍兵敗后,避廣東花縣,后與陳氏結婚。返回后流離在浙江紹興、杭州等地,開設私學以養家糊口。一面教書,一面養育眾多子女,家境十分貧苦,時常以借貸度日。他在逆境中,對清府的腐敗無能有切膚之痛,遂絕仕途之念,將精力全用于教書和撫育子女。他不重男輕女,不讓女兒纏足,要求兒女都要學好文化知識。他們一家人,大人是先生,小孩是學生,熱熱鬧鬧的教書、讀書、練字、學畫,家境也漸漸的好起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數子女都當字賣畫,補助家用,特別是大女仲玉和大兒世暉將分擔養家為己任。民國政府北遷后,黃熾昌遂將杭州全家遷至北京定居。他時常懷念家鄉,常給兒孫們講說家鄉的情景,手書《滕王閣序》贈親友,有親書《滕王閣序》扇面存世。黃熾昌于1921年(民國10年)去世,享年81歲。陳氏太夫人于1924年(民國13年)去世,享年70歲,俱葬北京。

黃熾昌早年人生經歷的另一說

在金街嶺黃姓老人的講述里,至于黃熾昌早年離開都昌之因的另一種版本,不是科舉入仕后參加太平天國軍,而是因年輕氣盛賭博輸掉了家族的大花園,怕受族規懲儆而外避的。

傳說中的黃熾昌年輕時好賭,某一晚,與左里向姓人豪賭,慘輸,不得不將大夫第家族的一個大花園,寫了契約抵了賭債歸向家人所有。黃熾昌自知天亮族人知曉,是絕不會放過他的,輕則捆綁至黃氏祠堂的“憲樹”柱上抽打,重則系石磨沉塘。他踉蹌著至家中,道出無奈后哀求妻子拿出家中僅存的數塊銀元,揣在身上做盤纏,連夜泣別。向姓人家后來不只在賭博桌上贏了敗家的黃熾昌,還在隨后的官衙場上贏了偌大的黃家花園,后來復售給本家人,興盛成為后來的焦子巷向家院。

且說黃熾昌外逃的地方是皇城根下的北京,他找到他的一個都昌同學(一說書法家石云星),這個同學其時在民國總統徐世昌的府邸討了一份抄寫機要文件的差事。黃熾昌懇求這個視為同懷的同學給他辦兩件事:一是替他在都昌親友面前保密來京一事,二是替他在京城謀個差事立足。黃熾昌在老鄉的引薦下在徐世昌府上收發文書。黃熾昌浪子回頭,不只戒了賭,而且勤勉處事,有了一些積蓄后,在京城租下一間店鋪,重操在都昌西街開店的本行,經營雜貨鋪子。其間,那個同學春節回到家鄉都昌縣城時,也悄悄地告訴黃熾昌的妻子她丈夫的下落,讓勿慮。離家五年后,思親心切的黃熾昌跋山涉水潛回家了。當時入城有壁壘城墻,戍卒把守閑人免入。黃熾昌把租來的貨船停泊在西門港,他拿了些銀兩打點戍卒,并言是城郊櫟田黃村人,家中有人得了急病,倉促入城接郎中治病。黃熾昌入得城來敲開妻子寢宅的窗牗,妻子對丈夫的突至既歡欣,又忐忑。黃熾昌自語了一番又悄悄折回至泊船上。第二天,黃熾昌的妻子吳氏去了娘家夏家山村,掏心掏肺說了丈夫面授的機宜。當天傍晚,夏家山來了荷著扁擔的十幾個后生,多是吳氏的侄輩。他們聲嚷著說給人卸船,要在姑母家借宿一夜,好明天去船碼頭干活便捷。這話是有意說給眾鄰聽的,子夜一過,十多位孔武有力的后生,挑著、抬著值錢的家什送至姑父租來的船上。那守城的差役照例是買通了的,不加盤問一路放行。天蒙蒙亮,黃熾昌帶著妻兒老小和滿船的家當,扯起風帆作別故土。是年,大女兒黃仲玉12歲,大兒子黃世暉10歲。

這個故事的版本還在鋪展開來,說蔡元培先生是當年赴京城科考落第,落宿在黃熾昌緊鄰的一家歇店,在逛雜貨店時見到了黃家掛在店堂里的一張黃仲玉的國畫和美如畫的姑娘黃仲玉。此后是歇店老板牽線促成蔡、黃的美緣。婚禮是在南京辦的,金街嶺黃家還派人去賀喜了。

黃熾昌“因賭外避”的故事細究起來,多處有悖事理。比如黃熾昌的夫人不是都昌夏家山吳村人,而是廣東花縣陳氏。這一點,他的后代的記憶不會有誤。比如喜舞文弄墨的民國總統徐世昌真正發跡是在50歲那年任軍機大臣,他就任民國總統是在191810月至19226月,黃熾昌要比徐世昌大14歲,年齡上的差距,讓兩人在騰達的徐府難有交集的可能。比如蔡元培與黃仲玉結婚是他的第二次婚姻,1902年的蔡元培已有了36歲,十年以前就中過進士了,早不是情竇初開之時。

對于黃熾昌早年的人生經歷,還是應回到公開權威的有關蔡元培先生傳略的記載上來,言其岳丈黃熾昌為“江西名士”。2003年重修的大夫第世族家譜,收錄黃熾昌的生平,用了黃孝崗先生的記載版本以傳千秋。“因賭而避”的故事版本,有黃仲玉在大夫第度過了少兒時代的附著;而黃熾昌參加太平天國軍的故事版本,黃仲玉不是在都昌出生的,與都昌生活上的交集,便只有其父在太平天國軍失敗后,帶著她和弟妹回到故里數年的時光。黃熾昌的父母俱葬浙江紹興蔡元培的家鄉。

黃熾昌從金街嶺大夫第舉家外遷是千真萬的,“因賭外避”之說在很多金街嶺老一輩的講述里言之鑿鑿。2018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都昌老城記憶》也采信了此說。是否有一種可能,黃熾昌早年離開都昌之因是因輸錢而避,后來參加了太平天國軍,歷練成一條“江西名士”的通達之路?在那個舊時代,年輕人一時性起涉賭也不是不可寬恕之事。鐵定的人生結局是,黃熾昌后來勵精圖治,忠厚傳家,已讓他的“名士”風度熠熠生輝。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2012年男子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