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鄱湖文藝 >> 正文

傳家訓揚新風之八十九丨都昌鎮金街嶺黃姓:金黃色的回憶(二)

我要評論  2019/9/3 15:44:02   瀏覽次數:
?

金街嶺上“大夫第”

金街嶺黃姓若按族支來分,可以分為主要的兩支。以從西街上金街嶺至沿湖路的那條小街為界,在左側臨任遠中學這邊,主要聚居著禎泰公這一支族;在右側挨煙草公司原倉庫那邊,主要聚居著“大夫第”這一支族。黃徽基烈士屬禎泰世系,蔡元培夫人黃仲玉則居大夫第世系。

“大夫第”的原意是指稱房宅的。“第”在古漢語即住宅之意,是那種有品味之所,當然有別于茅舍。“大夫第”不是某一幢建筑個性化的特稱,在不少古村的舊宅上,可以見到門楣上“大夫第”三字的鑲嵌。“大夫”是明清時對五品以上文官的統稱,這些官員建的私宅都可以稱為“大夫第”,可見其間含了身份的彰顯。都昌縣城金街嶺黃姓的大夫第,坐落在縣實驗小學后門的對面,老一輩人來描述大夫第舊址正門所在,往往會說是數年前一個綽號叫“地主”的陳姓老板開“皇家酒店”的地方。大夫第大著呢,有五進,正門是現在實驗小學前面的學前路,往兩側伸展開來包括原農機公司老宿舍、原生資公司一大片地域。后院有近二十畝,至焦子巷。焦子巷十字路口有一個富有神性的土地石龕,就是傍著大夫第后院墻的。住在焦子巷的人,總能在每月的初一、十五凌晨聽到爆竹的脆響,那是周邊虔誠的市民在土地石龕前祈福。經過那里轉角上往實驗小學,下去任遠中學的學生,三三倆倆的也會學著大人向神龕處作合掌狀。不過,這些市井的生活場景已然不再,大夫第、焦子巷一帶已被征收拆遷了,人們期盼著老城能鳳凰涅槃,帶給人們一個全新的幸福家園。至于建于清乾隆年間的大夫第,起初的繁花開過之后,1941年的抗日戰爭時期,遭戰火洗劫已倒塌大半,解放初期大夫第后代分居而守,后來公家征收辦起過老酒廠,“文革”期間完全廢棄。

金街嶺大夫第建造者叫黃鶴齡。據黃氏宗譜記載,黃鶴齡生于雍正癸卯年(1723),歿于乾隆乙未年(1775),建造大夫第是在他出任山西太原府知府任上。黃鶴齡享年才52歲,大夫第建造于乾隆甲午年(1774),第二年他便駕鶴西行了。

“大夫第”主人逸事

大夫第的主人黃鶴齡有著怎樣的身世呢?且讓我們拂去時光的塵埃,讓曾任山西太原府知府的都昌金街嶺人黃鶴齡的背影變得有些清晰起來。

黃鶴齡派名叫黃紹芳,出生于現今的北山鄉橫山村委會櫟田黃村。在清代有“櫟田保”,黃村一帶的素仙、余鋪、橫山舊屬櫟田保所轄,黃鶴齡另一個名字就叫黃櫟田。1947年出生的黃海清講述著上輩傳下來的黃鶴齡少時求學的故事。

黃鶴齡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困窘到討飯的境地。童年的黃鶴齡在上岸的多寶鄉幫富貴人家放牛,一年微酬是三擔谷。他小時候生了一頭的臘里,大人平日干脆喚他“臘里仔”。黃鶴齡從小聰慧,在荒野放牛,對墓碑上的工整鑿刻的銘文反復琢磨,識字明義。村上有所私塾,黃鶴齡把牛散放在湖灘上,便會躲在窗外,偷聽私塾先生授課。有一天,先生布置學童寫篇短文,第二天交來批闡。一個學童拿了些零食,請同齡的放牛的鶴齡代筆。先生批閱后,把戒尺在講臺上一拍,讓學童實誠交代代筆人。學童犯怵,說出了黃鶴齡。先生息慍,將小鶴齡找來,褒獎了一番。先生有意栽培這一靈童,讓鶴齡辭了放牛的活兒,隨了他在學堂里白天煮飯燒菜打掃衛生,晚上聽他施教,先生照付每年養家的三擔谷。黃鶴齡得恩師青睞,知書達禮。乾隆九年(1744)黃鶴齡考中舉人,自此學而優則仕。黃鶴齡日后在山西為官時,將晚年落寞的私塾先生接到身邊,擔了生養死葬的道義。

這個流傳于櫟田村的黃鶴齡小時候勵志的故事,有一點是需要核正的。據查黃氏宗譜,黃鶴齡之父黃泰琰歿于乾隆十五年(1750),母親歿于乾隆十九年(1754),其時黃鶴齡已在山西那邊知縣任上,父母是在生享受到了兒子的榮耀的。以至于鄱陽湖邊的農人黃泰琰(字圭玉,號念宗)亡故后,還被誥贈與兒子同職的奉政大夫、太原府知府,黃鶴齡的母親余氏被誥贈太宜人。傳說中的黃家家貧之因,不是因為“父親早亡”,而是子多母苦。黃鶴齡有兄弟五人,派名依次叫紹蒲、紹蓮、紹蕙、紹藩、紹芳,窮人家的孩子命賤如草芥倒是真的,當然生命力旺盛到如春草般有活力也是真的。

1993年版的《都昌縣志》“歷代聞人表”中,關于黃鶴齡“記略”的一行文字為:乾隆九年舉人,山西蒲縣襄陵、臨汾知縣,有廉名,時稱山西四君子,累官太原府知府。查黃氏宗譜關于黃鶴齡仕宦的載錄,言他歷任山西蒲縣、祈縣、鳳臺、河津、臨汾六縣的知縣,在擢升太原府知府時,還兼冀寧道一帶七府的“水利事務”,擔任過乾隆子午、辛卯科山西鄉試考試官,誥授中憲大夫。太原知府官職是“從四品”,中憲大夫則屬于正四品了。如果今人在網上“百度”黃鶴齡的相關留存信息,可查閱到清乾隆四十八年刊印的《河津縣志》十二卷署名“清·黃鶴齡等修”的字樣。

金街嶺大夫第的后裔、1946年出生的黃孝定先生講述的黃鶴齡的逸事栩栩如生。“大夫第”三字是清代山西著名書法家孫鏞錢的手跡。孫鏞錢曾任過黃鶴齡的幕僚做過一陣太原府的“師爺”,以此感恩黃知府為其伸冤。據說孫鏞錢的妻子被當地一惡霸欺凌,此霸在當地為非作歹,民怨載道,黃鶴齡初履知縣之職,不畏強勢,將惡霸抓了治罪。惡霸家人仗勢攻縣衙劫人,哪知黃鶴齡早有防策,早一天將惡霸押往了府衙,惡霸家族氣焰囂張去府衙劫人。這份任性便有了反骨了,乾隆帝御批將惡霸殺無赦。自此,黃鶴齡廉明遠播。

孫鏞錢后來也官至五品,某年被派往豫章府作鄉試的主考。他知道恩人黃鶴齡系贛鄱之人,又曾擔任過山西的兩年考試官,臨行前拜訪黃鶴齡,并道出恩師在桑梓地可否要效力之處。黃鶴齡告知他的獨生子黃星伯正好參加當年的秋闈。話不多言,孫鏞錢默然記下“黃星伯”其名。

黃鶴齡與夫人吳氏生育一子二女,獨生子黃星伯,派名黃龍星,又名黃映臺,是個生情散漫的“公子哥”。且說黃星伯考試前一日,竟與朋友喝得酩酊大醉,誤了赴省府趕考的行程。沉溺酒場缺失考場的黃星伯我行我素,一派坦然。孫鏞錢考試過后密察試卷,竟找不到署名黃星伯的考卷,彷徨一陣后,他找到了與“黃星伯”三字僅一字之別的另一個考生的試卷,疑慮自己對恩人之子其名心記有誤,定是此卷。可這位考生卷面潦草、平庸,孫鏞錢暗地讓貼心之人代寫了一卷置換其中。是年桂花飄香時放榜,這個新建縣的黃姓考生意外折桂,金榜題名,自然喜出望外。回到太原府的孫鏞錢向恩人黃鶴齡道喜。黃鶴齡差人聯絡都昌家人,才知其子竟因醉酒誤了考試,何談榜上有名?只得長嘆一聲。面對了“犬子”不成返利“豕”,也不去聲張。

這段“儒林外史”當然只是傳說而已,但黃鶴齡獨生子黃星伯的放蕩不羈,在黃氏宗譜的記載中確有印證:“公平生淡視名利仕途,詩酒自豪。”黃星伯晉封奉政大夫,是蒙了兒子之光。金街嶺大夫第的門前曾有一副對聯“一門雙進士,五子四登科”,道出的是黃鶴齡孫輩的榮耀。黃星伯生五子,三子黃慎修在《都昌縣志》的載錄為“嘉慶十八年舉人,道光九年進士,四川新津知縣,誥封奉政大夫。”那么,另一個縣志上疏漏未錄的黃家進士及第是誰呢?應是黃星伯的次子黃有華,道光二年(1822)進士。黃有華是蔡元培夫人黃仲玉的五世祖。黃星伯生五子,除幼子黃有章早夭外,其余四子均有功名。長子黃慎言,嘉慶戊辰年舉人,誥贈奉政大夫,三子黃慎德,縣志載其為“道光十七年貢生,癸未縣志總纂”。

櫟田村的“大夫第”

黃鶴齡成長地櫟田黃村也稱千字灣村,有上屋、下屋之分。村民黃海清對櫟田族系的溯源是,明朝的祖先黃繼正生了七個兒子,排行為單的一、三、五、七四個兒子或早亡或無后,逢雙排行的老二成了櫟田上屋的祖先,老四、老六成了櫟田下屋的祖先,且上、下兩黃祖先同父異母,大夫第的主人黃鶴齡屬于下屋的后裔。1998年移民建鎮,上、下屋的村民毗鄰成屋靠屋,儼然是一個村莊了。全村現有460余人,其中上屋350余人,下屋百余人。

金街嶺黃姓“大夫第”一族,是黃鶴齡250年前建大夫第而徙居發脈,其實櫟田黃村是明中期從金街嶺遷徙至櫟田灣,所以,黃氏宗譜對大夫第一支居金街嶺用“返遷”一詞定義。當年黃鶴齡在金街嶺大興土木建造大夫第,那批木料大多是從北方購進的上等紅杉樹。黃孝定老人回憶他成年后對屋柱都合抱不住,用料粗壯得賽谷籮。櫟田村民黃海清講述,興建縣城大夫第鋸斫了樹根部,剩余的樹梢和一些建材則用船裝運至故里櫟田村,在鄉間也建造了一幢“大夫第”。運載樹梢的船行至射山頭水域,因樹過長而一時轉拐不了山嘴。鄉間的大夫第構式幾成金街嶺大夫第的翻版,只是空間上少了二進,只有三進。二樓的“跑馬樓”迂欄曲廊,很是氣派。櫟田大夫第的風水也有講究,正大門對著的是蒼翠的八哥山(又稱泡山),門前是清澈的黃家堰,黃家堰上有橫山的活泉注入,下通浩淼的鄱陽湖。泛著金波的“洗心水”,倚門觀山賞水,令人耳聰目明,心曠神怡。大門向是“亥巳向”,以至村上人后來并列建宅一絲不偏地也用了此向定位。櫟田村的大夫第門檻石還在,如今掩映在雜樹叢中。雕刻精美圖案的紅石磉墩棄置在村頭,見證了大夫第昔日的輝煌。大夫第歷兩百余年風雨侵蝕,一日日衰落。1998年百年不遇的洪魔過后實施移民建鎮,村民搬遷至高處,大夫第原址連蹤跡亦難尋覓了。

在櫟田村老者的講述里,黃鶴齡是村上“文說”故事的主角,還有一個叫黃升寶的人是“武打”故事的主角。說櫟田村清代有很多人在景德鎮做瓷,黃升寶在瓷都的鏢局謀職,算是威震一方的武士。他最拿手的功夫是“縮身”,五尺有余的大漢子蜷縮成三尺不足的佝僂。某一日晚上,黃升寶將巡察瓷場的“騎排官”殺了,他連夜躲回櫟田下屋的家中。三天后官府帶著人前來緝拿櫟田村叫“黃升寶”的兇犯。在黃氏祖祠里,官府的人見一小矮人在八仙桌下掃地,官吏問:“櫟田可有黃升寶?”小矮人一臉好奇地答:“我便是。”官吏狐疑地向身邊當時在殺人現場一同巡察的差役,此人可像兇犯黃升寶?差役面對小矮人在身高上的反差,斷然否認。黃升寶躲過一劫,后來他也再沒有涉足景德鎮,只在鄉間駕一葉扁舟,既捕魚又載客,以此度日。他的兒子叫黃世新,被賣壯丁隨著國民黨殘部,在湖北失蹤,生死未卜。??????????????? 大夫第的歷史日漸蒼白,后人的記憶之樹常青。站在金街嶺大夫第的舊址石礫上,遠眺都昌縣城濱水西區一幢幢高樓拔地而起,腳下這片土地的歷史在翻開新的一頁……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2012年男子篮球比分